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学校新闻 - 校内动态校内动态

三年援藏路 一生援藏情
         三年前的八月份,国家教育部号召全国800名教师参加“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得到了这样一段终身难忘的经历。三年的时间,我克服了很多困难,有身体的不适、对家人的思念、工作中的难关,但也收获了奉献的快乐、坚定的信念和满腔的热忱。
        2016年8月15日下午,我乘坐的班机到了拉萨贡嘎机场。不断献上来的洁白哈达、紧握的双手、真情的双眼消除了我心中的忐忑不安,但从东北平原踏上青藏天路,不断袭来的高原反应也让我感受到了进藏的第一考验。这真是前所未有、难以言喻的感觉啊。让人温暖的是,直到晚上休息前,一直不断有人前来嘘寒问暖,我真的被藏族同胞的热情深深感动了,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之前就下定的决心——一定要竭尽所能地完成好援藏任务。
        来到拉萨那曲第二高级中学,经过短暂的一周的调整和适应,我就全身心地投到了繁重的工作中,承担起高一年级两个班的数学教学任务。学生们的基础很差,但他们的眼睛中充满了善良和对知识的渴望,我也愿意给他们更多的关心和帮助。每一天,每一节课,每一个知识点,我都不厌其烦地反复讲解。很多学生连基本的数学公式和定理都不清楚,所以除了要讲授新的知识,还要复习初中甚至是小学的内容。在实践中,我发现到单凭课堂上短短的45分钟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我便放弃了休息时间,利用晚饭后学生自由活动时间进行对他们个别辅导,就这样日复一日,坚持了三年。
        在给学生传授文化知识的同时,我深知教师还应担负着立德树人的任务,应该塑造学生的品行和心灵,这对于援藏教师来说,更是重要的政治任务。教学中,我不忘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让学生更加深切地认识到党对西藏地区的关怀和支持,感受到西藏今日的和平与繁荣。在心与心的交流中,我的学生更加热爱我们的祖国,热爱我们的党,我和学生的相处也更加和谐,援藏工作确实辛苦,但也让我有了满满的获得感,有了更好地实现人生价值的成就感。
        援藏期间,辽宁省省委书记等省市领导同西藏自治区的省市领导多次来慰问我们,让我们感觉到了阳光般的温暖。我所在的丹东二中各级领导同事更是给与了我真切的关心和照顾。每次寒暑假回学校汇报工作的时候,领导都真诚的对我说:“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说:“没困难,学校对我已经够好的了”。生活和工作中的困难固然是有的,但如果没有组织的信任,没有学校给予的机会,我怎能与西藏结缘,让人生的理想信念在这里升华?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更充盈着深深的感恩之情。
回到家乡丹东,呼吸着充足的氧气,感受着温和的气候,细细回想这三年的援藏生活,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援藏好比是“当兵”。援藏工作首先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我们的援藏团队实行严格的半军事化管理,外出要请假,晚上十点之前要回到寝室,每晚要在小组群里报到,在工作中思想上要保持高度的政治觉悟,在身体素质上也要求体魄强健。为在藏区更好地工作,我们必须像军人一样来锻炼自己的身体。我们组建了一个自行车骑行小队,每周日休息的时候,相约骑上自行车出发,平均每次都要行进一百公里左右。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既增进了援藏团队的兄弟情谊,还领略了青藏高原的大美风光,更增加了体能,磨炼了意志。三年下来,我的身体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加强健,心胸也更加开阔,信念也更加坚定了。“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教育援藏也符合这一伟大的的战略思想,而自己能为西藏的发展、为国家长治久安出一份力,我也深感自豪。
        援藏好比是在“下乡”。虽然没有经历过“下乡”,但从文艺作品中我感受到“下乡”是很艰苦的,可也总有一点浪漫气息,这和我们的援藏团队很相似。我们辽宁省各市的45名教师兄弟和姐妹,背井离乡一起来到这里的学校,远离家乡亲人,难免牵挂和寂寞,但三年的相处使团队亲如一家,结成了深深的援友情,也安慰了我们各自孤独的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谁有身体上或者生活上的困难,都有援友伸出热情的援助之手,使我们能顺利渡过难关。我也发挥所长,尽力为团队多做贡献。藏区理发不方便,我就买来了理发工具,义务地为援友和当地的同事学生理发。闲暇时,大家集中到一家吃饭,发挥自己的厨艺,丰富可口的饭菜,真是让人感到家一般的温暖。即使在工作和生活中有了一点小矛盾,往往在开诚布公的谈话中便顺利解决,这些经历都给了我们与他人更好的沟通和交流的经验,使我们成了更有人格魅力的人。
        援藏好比是“西天取经”。在人们的心中,西藏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是圣地,能在个圣地工作达到最终圆满,肯定要克服重重困难。首先就必须要克服“两反”。一个是“高反”。所有来到西藏的朋友都会经历高原反应,有轻有重。严重的可能是危及到生命,今年七月中旬刚参加援藏的一名上海来的赵坚医生和大连来的程东律师,都因为高反牺牲。我每次放完寒暑假返回西藏的时候都有高原反应,心跳加速、头痛、口干等反应,要经过几天才能适应过来。由于昼夜温差大,刚去的两年几乎每个月都要感冒或者咳嗽一次。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下,援友们也相继病倒,更有的援友回到内地医治好了之后再回来投入到工作中去。可在西藏,最稀缺的是氧气,最宝贵的是精神。正是因为对援藏工作的一片热忱、对教育事业的一腔热爱,我既不愿被身体上的不适打倒,也不肯被恶劣的环境吓倒,圆满完成了三年的工作。另一个是“单反”,离开妻子和孩子,离开了亲戚朋友,一个人生活在宿舍里,真是孤单寂寞冷,尤其是劳累病痛之时,这种感受就更加真切,五味杂陈,只能默默地克服。而家里的事我一点儿也帮不上忙,生活的重担全压在父母和妻子身上,想起来也觉得对家人有愧。可是我的踏实工作得到了家人的全力支持,也赢得了当地百姓、同事和学生的认可,舍了小家,帮了大家,我觉得我的奉献是很有意义的。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离开了西藏,我对那里的生活和工作还有很多不舍和留恋,想起过去的三年,心中充满了满满的能量。援藏三年,汇聚的是对大美西藏的情,织起的是对藏区学生的爱。援藏工作提升了我的才干和境界,承载了我的耕耘和实践,寄托了我的理想和信念,我永远忘不了党组织和学校对我的信任和培养。广阔的舞台更能培育人,艰苦的环境更能锻炼人,今后,我将把援藏精神发扬光大,用坚韧书写忠诚,用实干彰显担当,为教育事业做出新的贡献!